账号: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

麦穗海|同济·生态·环保—从社会看环境学科产学研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新闻动态 > 正文

十九大报告提出:“深化科技体制改革,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可见,在新形势下,推广高校、科研院所联合企业的“产学研模式”是建立多要素联动的创新生态环保体系的重要环节。

在25日举办的“首届同济生态环境产业协同创新论坛”上,上海城投污水处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麦穗海做了题为《同济·生态·环保——从社会看环境学科产学研》的报告,从“产、学、研”三个方面阐述了新时期环保产业的创新与建设。


 

一、产


麦穗海董事长从具体的生产运行及建设运行上遇到的问题及困惑入手,介绍了产品如何实现转化,以及由此引发的思考。麦董首先提到的困惑是排放标准。目前,全国很多污水厂都在实施减排提标改造,出水要求达到Ⅳ类、地表水Ⅲ类,排放标准要达到一级 A、一级B等标准。这些标准的规划和评析,就是值得研究的。麦董举了两个具体的例子。一个是污水厂排放标准。某污水处理厂执行一级A标准,生物处理法采用百年经典的活性污泥法,容易出现一个问题,碳氮比不合理,缺少碳源,所以后续工艺加入甲醇。有人曾做过测试,甲醇从制造到加入水处理工艺中,COD增加还是减少?总体来说是减排还是增排了?以排放标准角度分析,从一级B到一级A,COD减少了多少?如何去评析一个标准的合理与不合理,这就涉及到环保产业的产学研的评价制度。另外一个例子是黑臭水体治理的“治标治本”。遇到的问题就是,黑臭水体治理的过程中,黑臭水排到了哪里?现在明令禁止不允许排入河道,那排到哪里去?只能排入到污水处理厂。而污水厂目前是建一个满一个,所以又要不断的进行提标改造,这些问题出自哪里?麦董指出,问题出在规范和标准上。

麦董从一些国内外的案例以及做过的项目所获得的经验中得出一个结论:污水处理厂的规模须是自来水的两倍。他举了芝加哥污水处理厂和波士顿污水处理厂两个案例。芝加哥污水处理厂处理规模为520万吨/天,平均污水处理量220万吨/天;波士顿污水处理厂处理规模440万吨/天,平均污水处理量200万吨/天。这是经过调研国外大型污水厂得到的数据。

国内的实际情况怎样?排放标准如何制定的?有没有污水厂能超过最高标准?国内的排放标准是如何设计和取值的?……诸如此类,在麦董看来都是问题与困惑。他指出,在检测规定之下,尽管污水处理厂实施连续监测都已被接受,但是规范标准想提高,还缺少一些基础性的调研。这些基础性的调研,以及在“产”上面遇到的问题及困惑,都是未来学习和研究的方向。未来的产学研,可以在这些方面继续深入去发掘。

在建设运行上,也是如此。随着排放标准的提高,历经百年的活性污泥法在高标准的压力之下,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了。无论是经济效益上还是从技术本身,都会遇上瓶颈。问题如何解决?方案如何选择?效率如何提高?这就迫使我们去不断的学习和探索。在实际招投标过程中,有时候,两个好概念,却讲出了一个坏故事。一条路径没有选对,往往并不是完全走错路,思路或概念上是正确的,只是其中的一个细节出现了一些偏差,而评价标准如果恰恰是按照“偏差”的途径去实施的,就会对最终的结果产生大的影响。所以,在建设运行上,要注重提高质量标准,提高运行效率,选择技术方案。



二、学


关于“学”,麦董另辟蹊径,是从“修身养性潜心学”的角度来谈的,他提到从校园走入到社会的年轻人一个普遍的想法。在校学习时,总想着早毕业,毕业了就可以赚钱。而毕业了,在工作中,在业务上会遇到诸多困惑。所以,就要潜心学习,打牢基础。这是非常有好处的。


空中之城——希腊东正教山顶修道院

麦董举了一个希腊修道院的例子。希腊东正教山顶修道院建在高高的岩石山顶,周围全是悬崖峭壁,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只有靠木梯和绳索能登上高耸入云的修道院。现在,能到达那里的人有两种,一是修道的信徒,二是攀岩爱好者。希腊这座悬崖上的修道院是世界文化遗产。真是当初花了巨大的气力才成就了如今的世界文化遗产,如果当初在平地上建个修道院,现在也许会有更多的人来光顾,但不会闻名遐迩。麦董以此来类比学习,潜心的学习,打好基础,不能让你马上赚钱,但从长远看来会让你获得更大的成就。麦董还具体提到身边的例子。用人单位在招聘之时,有时候也慨叹学生由于在校学习时课程设置和学习经历等原因,“精”的知识和技能,学的不透,能力不足。所以,麦董建议学校在课程设置上,要考虑与社会的接轨;更重要的是,他鼓励在校的青年学生,要努力学习,多参加社会实践去扩展自己能力和视野,去拓宽适应面,知识面。比如,学给排水及市政环保专业的同学,也可以去处理污泥的企业去参观学习,更多地了解污泥浓缩、调质、脱水、稳定、干化、焚烧等相关流程和设备。这样,不但在毕业应聘工作时会比别人多出很多亮点和优势,薪资自然也满意,更重要的是所学到的技能会受益终生


三、研


关于“研”,麦董说到了“选题”的重要性。他指出,“研”一直以来的一个弊端就是研究成果不能得到实际应用,原因之一是在于选题上出现了问题。麦董的给出的建议是,选题时,要根据需要定选题,带着目的性去选题。基础性的课题要“准”,要根据国家的需要,以发展的眼光,选择有发展前景的基础性课题。而应用性的课题要“实”,选择实用的课题解决实际问题。



麦董还认为,大学和科研机构要具备三个品质。

第一,要有底气。自己的研究要经得起推敲,自己要有自己的想法。人云亦云,不应该是大学和科研机构的作风,也不应该被外力所干扰,不应该被太多的功利所牵绊。

第二,要敢说真话。以环保行业来说,各种各样的技术层出不穷,环保人士的业务能力也良莠不齐,可是一些搞环境的人,甚至作为一个外行刚入门环保行业,也自称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敢说。却不是真话。例如,有些市政排水的工艺图,并不是学给排水等相关专业做出来的,而是从事动画设计的人制作的。当他被问到工艺图中的给排水问题时,他无法回答。尽管图做的好看,但专业的技术图,最好还是有专业的人来完成。从事环保行业的、懂技术的人,有很多也在政府机关工作,特别是在决策部门的,更要敢说真话,重要的是保持公正。

第三,要能说会辩。三句话就让客户接受你设计的工艺,这就是会辩。当然,会辩的基础是有真才实学,能拿的出真正有实用性的技术!

最后,麦董希望同济大学在环境治理特别是在水环境治理上,能够与更多的高校、企事业以及环保领域的专家在人才培养、技术创新等方面加强合作,共同努力,实现环保“产学研”深度融合,创造出更多的新技术、新模式、新理念、新思维,进一步加速环保科技成果转化,为环保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持和技术保障。

本文根据作者发言整理而成,未经本人审阅。

亚洲环保 亚洲环保杂志编辑

上一篇:2019(第三届)中国农村污水治理与饮水安全提升高峰论坛通知

下一篇:亚洲环保农村污水处理的现在和未来前景/杭世珺:村镇污水处理问题分析与思考